每一天似乎没有什么不同。晨风吹过窗前,太阳从东方升起,赵王河缓缓流淌。你起身出门,街道喧嚣,人流熙攘。你忙完归家,夜色初上,万盏点亮。一天又一天,似乎都一样。这样的重复中,时光仿佛是挂在客厅里的钟表,每转完一圈就会重来。每一寸时光都不会重来。每一天都分明不同。忽而春分,忽而立夏,忽而秋叶飘零,忽而冬雪纷飞。突然之间,她就老了。

我的时光,您的白发
      每一天似乎没有什么不同。晨风吹过窗前,太阳从东方升起,赵王河缓缓流淌。你起身出门,街道喧嚣,人流熙攘。你忙完归家,夜色初上,万盏点亮。一天又一天,似乎都一样。这样的重复中,时光仿佛是挂在客厅里的钟表,每转完一圈就会重来。每一寸时光都不会重来。每一天都分明不同。忽而春分,忽而立夏,忽而秋叶飘零,忽而冬雪纷飞。突然之间,她就老了。【详细

妈妈,祝您母亲节快乐
      妈妈:您好!好久没给您写信了,您和爸爸的身体都好吧!最近,训练比较紧张,没时间写信,但我心里一直很牵挂您们,想念您们!妈妈,在这一年一度属于您的节日里,我原本应该亲手给您献上一束最美丽的康乃馨,以表达一个儿子深情的爱,但远在千里之外的我,只有把对您的思念托付给忠实的鸿雁,拜托它捎去我深深的祝福。怀着愧疚的心情,我想起生活在您身边的点点滴滴。【详细

记忆深处的风箱声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北方的农村家家户户都有砖砌的锅灶,锅灶旁必备一只风箱,它是锅灶助燃的炊事用具。风箱,庄稼人俗称风掀,一般是用桐木制作成的长方形炊具,手柄处有上下两根木制拉杆,连接着箱内活塞式的风掀板,风掀板四边勒着一撮撮鸡毛,风箱的两头各有一个进风口,用活动式的小木板封闭风口,推拉风箱柄会发出“吧嗒吧嗒”的响声,随着“吧嗒吧嗒”的响声,【详细

俺 娘
      俺娘兄妹六人,她是老大。1953年生人,到现在,已然是年近七旬的老人了。娘不到6岁,就赶上了国家的“三年自然灾害”,直到现在偶尔和娘聊起小时候的事情,我还能深深地感受到那种印刻在她童年时期的饥饿感。娘说小时候没吃饱过,饿了就去野外找树皮、野菜吃,以至于到现在各种野菜成为人们餐桌上的香饽饽时,娘仍然不喜欢吃。娘的兄弟姐妹多,作为老大的她,很自然地成为了姥姥最得力的助手。【详细

难忘娘的手擀面
      又想起娘做的手擀面了。一只硕大的粗瓷海碗,里面是满满的洁白柔长的面条儿,其上,盖着金灿灿又泛着酱色的鸡蛋卤子,面香酱香蛋花香弥漫在低矮晦暗的土屋里。我搂着海碗,趴在案板上,头也不顾得抬,“哧溜”、“哧溜”地狼吞虎咽起来。直吃得头发打绺儿,头顶冒气儿,鼻子冒泡儿。娘看着我贪婪的吃相,饱含沧桑的脸上绽开了幸福的笑容。这是三十多年前的记忆,却时常闯进我的梦境,【详细

五月,献给母亲的歌
       年近70的母亲,通过微信发来了照片。她身着青底碎花的民国中式礼服,襦裙优雅,轻扫眉黛,淡点唇色,含笑而立,掩饰不住的喜悦,连额头的皱纹也浅淡了许多。旁边是身着藏蓝色长袍马褂的父亲,带着金丝眼镜,面带微笑,与母亲站在一起。最让人欣喜的是,他们还拍了自拍照,可见他们的愉悦心情。二老为什么这么开心呢?原来是陪小孙子去照百天照了!【详细

母亲的园子
      我的童年正赶上国家困难的时期,当时不懂什么国家形势,就连自家大人是什么心情也不去关注,记忆中每天都是饥肠辘辘的,一门心思就是找吃的,整天不是上山采蘑菇就是下河捉鱼,然后架上火烧了吃掉。有时候我也会跟着母亲去地里挖野菜。有一天放学回到家里,看到母亲在屋后的荒地忙碌着,先把地翻松了,然后捡出来大小不一的碎石子,最后把土壤耙平整。【详细

趁娘还能走得动 吃得香
      娘今年87岁,耳不聋,眼不花,常常把刷锅洗碗洗菜的水倒到一个小桶里,然后提到院子里去浇花浇菜,我们上班不能陪娘时,娘就在家里看书看报,我们姊妹几个谁有时间谁就去陪娘说话,听娘讲故事,说新闻。今年“五一”四天假期,有两天时间陪娘。5月1日那天,大姐、大姐夫召集全家人到胡集镇尚尧酒店聚餐,近30公里的路,是为了能让娘多看看风景。1996年,我曾在胡集任过一年的副乡长。【详细

母亲是我所有的乡愁
      小学一年级,我随父母来城市上学。入学时,班主任说,你是乡村来的孩子,学习能跟上趟吗?母亲连忙解释,我们一定跟上趟。后来,在许多的关口,母亲常对我说,你呀要争气一定要跟上趟。在田野里,我随母亲春天除草夏天割麦秋天收玉米。毒日下割麦子,母亲说,须弯腰持镰一口气割一条陇,中途忌歇,一旦直腰就不愿弯腰了。后来,我做事发愿,均一口气到底,不计疲惫不论寒【详细

母亲纳的土布鞋
      现在日子好了,我怎么也难忘记母亲纳的土布鞋。母亲干了一天农活,晚上还要在煤油灯下给一家人做土布鞋。煤油灯昏黄的火头摇曳着,我趴在桌子上写作业;母亲就坐在床头,一针针地纳鞋底,那密密麻麻的针眼,多的让人数也数不清。母亲把鞋底叫做“千层底”,是用一层层的破布垫在一起,外面用白布包上,然后用针把这些布纳在一起。自然,每纳完一针,母亲就借助小木轱辘用手使劲拽线,确保鞋底经久耐用。【详细

我们家的老太太
      “一点用也不中”“一点用也不中”,是我家老太太常说的一句话,几乎成了口头禅。坐电梯上楼,让她摁电梯。她说:不会。我说:试试啊。她问:咱家住几楼?我说:老太太,连住几楼都忘了?她道:我现在,是一点用也不中。出门散步,走不出二百米便说腿疼。我说:老太太,你不愿走,以后咱不出来玩了。她小声嘟囔道:是真腿疼,你不知道,我现在,是一点用也不中。【详细
  

设计制作:张海红
小米彩票网址 一分时时彩官网 吉林快3 吉林快3开奖 荣鼎彩手机app下载 500万彩票 亿信彩票官网 一分时时彩官网 小米彩票网 幸运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