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时时彩

开国中将孙继先:“请将我的骨灰一半埋在大西北戈壁滩,一半洒在大渡河”

2019-04-22 09:12:19   来源:
[摘要] 孙继先(1911—1990),山东省菏泽市曹县人,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人民解放军优秀的军事指挥员、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

    孙继先(1911—1990),山东省菏泽市曹县人,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人民解放军优秀的军事指挥员、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55年9月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微信截图_20190422094258.png

强渡大渡河时任红一团一营营长的孙继先同志

    孙继先先后参加了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为新中国成立和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在他革命奋斗的一生中,有两次“临危受命”尤其令人敬佩:一是长征中率部强渡天险大渡河,谱写了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壮歌;二是建国后奉命组建我国第一个导弹试验基地,发射第一枚国产地对地导弹。

    《中国档案报》这样记述了“强渡大渡河”的历史情景:

    1935年5月上旬,中央红军长征从云南省皎平渡巧渡金沙江后,沿会理至西昌大道继续北上,准备渡过大渡河进入川西北。蒋介石急令第二路军前线总指挥薛岳率主力北渡金沙江向四川省西昌进击;令川军第二十四军主力在泸定至富林(今汉源)沿大渡河左岸筑堡阻击;以第二十军主力及第二十一军一部向雅安、富林地区推进,加强大渡河以北的防御力量。国民党军企图凭借大渡河天险南攻北堵,围歼中央红军于大渡河以南地区。能否胜利渡过大渡河,关系着中央红军的生死存亡,关联着万里长征的进展,关乎中国革命的未来。红一军团一师一团临危受命,担负了强渡大渡河的先遣任务。军委为了加强领导,充实力量,确保渡河成功,特派刘伯承、聂荣臻两位同志分别担任先遣司令和政委,并把军团的工兵连、炮兵连配属一团指挥。

    1935年5月24日晚,中央红军先头部队第一师第一团,经过80多公里的急行军赶到大渡河右岸的安顺场。安顺场一带大渡河宽100多米,水深流急,两岸是险峻的群山,地势险要。此地由川军两个连驻守,渡口有川军第二十四军第五旅第七团一个营筑碉堡防守。我先头部队指挥部研究后决定,黎林政委带领二营至安顺场渡口下游佯攻,以便吸引驻守敌军的主力;团长杨得志带一营先夺取安顺场,然后强渡;三营担任后卫,留在原地掩护指挥机关。当晚,按原定计划,黎林政委率第二营到渡口下游佯攻,团长杨得志率第一营冒雨分三路隐蔽接近安顺场,突然发起攻击,经20多分钟的激烈战斗,击溃敌军两个连,占领了安顺场,并在渡口附近找到一只木船。

    5月25日晨,红一团开始强渡大渡河。战前,先遣部队首长对这次作战给予了高度的重视,他们同作战部队一起研究渡河方案,并强调这次渡河关系全军成败,一定要战胜一切困难,完成任务,为全军打开一条通向胜利的道路。这使作战部队增强了信心,鼓足了勇气,为作战取得胜利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刘伯承、聂荣臻亲临前沿阵地指挥。红一团第一营营长孙继先从第二连挑选17名勇士组成渡河突击队,每名队员佩带一把大刀,背一挺花机关枪(冲锋枪)、一支短枪,带五六颗手榴弹,连长熊尚林任队长,由帅士高等4名当地经验丰富、年富力强的船工摆渡。因为渡船小、地险水急,船工不同意上船的人太多,临时决定分两批渡河。7时,强渡开始,岸上红军的轻重武器同时开火,掩护突击队渡河,炮手赵章成两发迫击炮弹命中对岸碉堡。在连长熊尚林带领下,一班的8名同志上了船,当船快接近对岸时,敌军向渡口反冲击,杨得志命令再打两炮,正好击中川军,渡船在枪林弹雨中成功到达了对岸。渡船回来后,营长孙继先带领第二批8人登上了渡船。18名勇士冒着敌军密集的枪弹和炮火,战胜了惊涛骇浪,冲过了重重火网,终于登上了对岸。敌人见红军冲上岸滩,便往下扔手榴弹。智勇双全的红军战士们,利用又高又陡的台阶死角当掩护,沿台阶向上猛烈冲杀。18名勇士一起冲上去,18颗手榴弹一齐扔出去,18挺花机关枪一齐打过去,在右岸火力的支援下,勇士们击退了敌军的反扑,并控制了大渡河北岸。我军后续部队及时渡河增援,一举击溃敌军一个营,占领了渡河点。随后,红一军团第一师和干部团由此渡过了被国民党军视为不可逾越的天险大渡河。

    红军部队成功地强渡大渡河,为随后红军飞夺泸定桥进行了准备,为两万五千里长征的胜利立了新功,为中国革命的最终胜利写下了浓重的一笔。

    对这一注定会被载于史册的胜利,孙继先将军不居功、不争名。1935年5月,当时的红一军团政治部出版的《战士报》发表通讯《十七个强渡的英雄》,从此“十七勇士强渡大渡河”广为人知。而这篇文章的作者正是孙继先——他没有把自己列为强渡英雄。历史自有公论。1990年,孙继先将军去世,新华社播放的电稿中这样描述:“二万五千里长征中,他带领十七勇士强渡大渡河,为长征做出了突出贡献。”2016年9月,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举办《英雄史诗 不朽丰碑——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主题展》,一改70周年17勇士展板,不但列明了18勇士,而且把孙继先放在了首位。

    孙继先将军另一个光辉的身份是“新中国第一个导弹基地司令”。新中国成立后,孙继先将军奉命组建我国第一个导弹试验基地。他到处要人、要钱、要设备,甚至连建人民大会堂剩下建筑边角料都要。他曾经和人们说起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训练基地(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前身)初创时的情况,他说:“我那时是一个光杆司令,既没有政委,也没有副司令,那叫‘伸手派’:要人,要钱,要设备。为要人,我几乎踏破了总干部部的门槛。要了政委,要副司令,要各部的部长……”正是他呕心沥血地付出,才在寸草不生的戈壁滩上,硬生生建成我国规模最大的导弹、卫星发射中心——酒泉发射基地!

    2017年,郑学富在《光华时报》发表《从大渡河畔走来的导弹基地首任司令》一文,介绍了这段历史:

    1957年深秋的一天,身为志愿军第二十兵团代司令的孙继先突然接到了志愿军司令杨勇的电话,要他明天一早坐火车回国,接受新任务。孙继先带着疑惑回国后,到总政治部副主任肖华办公室报道。肖华开门见山地对他说:“军委决定让你回来,是毛主席亲自批准的,给你一个新任务,筹建一个导弹试验靶场。”于是,孙继先受命承担了对国防现代化建设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任务——筹建第一个导弹试验基地。

    1958年3月,孙继先按照中央军委的号令,率部进驻地处戈壁滩的场址,开始了中国导弹基地建设。就在火箭发射场刚刚建成,设备和仪器正在安装之际,1960年8月,苏联单方面撕毁合同,撤走专家,断绝援助,导弹试验部队面临最艰难、最严峻的时刻。

    孙继先带领导弹基地的创业者们,决心依靠自己的力量,完成好导弹发射试验任务。1960年9月10日清晨7时42分,伴随着一阵震撼大地的轰鸣,导弹腾空而起,7分钟后准确地击中了弹着点的目标。在苏联专家撤走后的17天,导弹基地用自己的液氧,成功地发射了第一枚地对地导弹。

    第一枚使用国产燃料发射的地对地导弹试验成功后,导弹基地又立即投入了第一枚国产地对地导弹发射试验的紧张准备工作。1960年11月5日晨,孙继先司令员陪同聂荣臻元帅和钱学森等进入了敖包山指挥所。中国自己生产的导弹“东风1号”在滚滚气浪中腾空而起,飞向大漠深处。几分钟后,导弹在预定弹着区爆炸,腾起冲天烟柱。成功的喜悦使基地沉浸在一片欢呼声中。聂帅紧紧握着孙继先的手,激动地说:“我们成功了,你们为祖国争了光!”

    这是解放军军事装备史上一个重要转折点,从此以后我们有了自己的导弹。

    1990年4月13日,孙继先将军在济南病逝。他的亲人遵照遗嘱,将他的骨灰一半埋在了大西北戈壁滩,一半洒在了大渡河!(作者单位:中共曹县县委宣传部)

文章关键词: 开国 中将 孙继先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